“禹将军。”冯升与禹安再次在李子药铺会面,这一次会面是在禹安与王老虎接通头之后的会面,所以,两边的人也算是开诚相见。“公子让我告诉你起事的时间与你部要做的事。”

  “我早就在等这一天了,请王大人放心, 我部一定按时完成大人吩咐的事。”禹安道。

  “这次我们举事的意义就不用我多说了,况且没 有回头之箭,要么成功,要么……”冯升停了一下道,“这我不说你也清楚。”

  “我清楚,为了这事,我和部下早已经做好准备。”

  “你的人都 可以信任吗?”

  “都是忠于我的部下,绝对可以信任。”禹安道。

  “公子再三交待,这次事件是绝密事件,况且牵涉的面广,只要其中一个环节出了问题,我们将全功尽弃,所以要保证任何环节不出问题。”

  “这行动的计划我会在最后一刻才告知部下,所以不会有泄密的问题。”

  冯升点了点头,道:“你的人马负责拖住三大营的人,三大营的兵马刘谨直接管辖,皇宫或是京城有事,他会马上用兵,所以你那边的任务很重。”

  “让王大人放心,三大营由我的人守着,他们出不来。”

  “禹将军只要死守,等这边腾出空来,我们的人马上会赶往三大营。”

  禹安点点头,要这边的人马全腾出空来,需要一定的时间,这段时间里,禹安的人要守住是有些困难的,至少牺牲会很大。“你们要智守,与三大营硬碰硬,我们不是对手,还有,这军队毕竟是皇上的军队,这人都打完了,三大营就完了。”冯升说道。

  “我已经想好守营的法子,让王大人放心。”

  “禹将军,你此次回去可要小心啊。”冯升提点道。

  “我知道现在不容有失,我会小心的。”禹安道。

  王老虎书房。

  “禹安我已经做了交代,三大营有他撑着,我们这边会轻松不少。”冯升道。

  王老虎点点头。

  “近几日,我们的人有从京城城门入京,但是不见锦 衣卫有动静,刘谨是不是没有想到我们入京的法子?”冯升问道。

  王老虎想了想,摇了摇头:“刘谨心思缜密,我不相信他会放过我们这么大的破绽,他没有动,不说明他不清楚我们这事。”

  “难道刘谨是想将我们请进来,来个瓮中捉鳖?”

  “刘谨这几日像是个没事的人一样,也没有来找我,表面的平静反而更可怕。”王老虎道。刘谨在想些什么,没有人知道,也没有人猜测,现在比的就是智慧。王老虎突然道,“我现在怀疑刘谨早已经知道我的身份,只不过不来点破。”

  “他看来是个自负的人,这样,反而让公子有更大的机会。”冯升道。

  “他的确强大,到现在我都认为此役仍有很多破绽。”

  “公子,全面开战我们不是他的对手,现在唯有在他没搞清事实之前就将事情全面搞定。以快致效。”

  “我也是这样想,兵用在神速。永定门,豹房,锦衣卫,东厂卫,三大营,于场庆典。”王老虎口中所说的几处都是战场,而每一个战场,都是决胜的关键,都需要布人。环环相扣,节节照应。

  “我已经多次想过,做了精密步署,公子所说的几处都 不会有问题。”

  “我还有担心,有时考虑的再好,也有疏忽的地方。”

  “所谓百密一疏,但是,公子,这突发事件发生谁也保证不了,我们也考虑不了那么多。”

  “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?”王老虎停了一下继续 道,“宁王,宁王也会来大典凑热闹。”

  “这下有好戏看了。”

  “是呀,确实有好戏可看,有些事并不像我们表面看到的一样,扳倒八虎要一击击中 要害。”王老虎道。

  “慕姑娘在公子的感召下,这次算是做了件对的事,公子的心思没有白费。”

  “她帮了我很多,在对付八虎的事情上,她做的事是我们这些常人做不到的。”

  刘谨房。

  “后天就是大典之日,王老虎会惹出些事来,我们发现从京城外涌进了大量不明身份的人。”傅文道。

  “盯着就好,让他们进来,我要看看王老虎能聚起多少人马?”

  傅文道:“我们现在怀疑他带进豹房的姑娘都 是他的人。”

  “他可真是下了血本,将他的女人也甘心送到豹房去。”刘谨摸着烟斗道,“这么几个女人,不足为虑,并且里面有锦 衣卫,量她们也弄不起什么风浪。不过,那个大肚女人留不得。”

  刘谨知道,留有龙种的女人,对已,对后宫都是不利的。

  “千岁爷,我们把这女人先弄来?”

  “她是王老虎的人?嘿嘿。今天 起,不让任何人靠近豹房,由你们锦衣卫全权负责外围安全。”刘谨道。

  “是,千岁爷。”

  王老虎正和冯升商量着一些事,外面王彪说道:“公子。”

  王彪负责守在门外,听到他的唤声,王老虎让冯升开了房门。

  王彪道:“公子,刚才有人来通报,说是二夫人让你去下铺子。”

  卞程程让自己去铺子?她那边发生了什么事?王老虎担心 着,在最后的节骨眼里,谁也不能出事。他对王彪道:“走,我们马上去铺子。”

  幸亏没有发生什么事,不过,倒是让他意外的是,除了卞程程,铺子里还有另一位姑娘,这姑娘蒙着脸,看不清她的脸。“大夫人?”原来是他未过门的娘子。

  “王彪,将铺子关上。”卞程程道。

  王彪看了一眼王老虎,将铺子门给掩上了。

  “二夫人,发生了什么事?”王老虎问道。

  “相公,这是要我问你,发生了什么事?”卞程程道,“我们好好的,为什么要走?你是不是 有什么事瞒着我们?”

  王老虎知道了,他将自己的两位夫交托给白裙娘子,想让她带她们走,没有想到,卞程程却是不肯走,所以有了今天,让人来府上请王老虎来铺的事。

  “没发生什么事,我只是想让夫人们回老家去一趟,在京城这么些天,老夫人肯定想嫣儿了,所以想让你们几位回去。”

  “相公,如果 事情这么简单,你跟我们说就行了,我不相信你这么兴师动众,劝我们回去,并且还让姐姐护送我们回去,这里面一定有什么?”卞程程道。

  “你称我一声姐姐,我不敢当,因为相公并未娶我过门。”

  “姐姐……”

  “相公让我们先行离开京城,一定有他的道理,我们还是遵照他的意思,先回去,到时再回来。”白裙娘子道。

  “姐姐,你不会明白的,相公他一定有事,否则他不会这样赶我们走的,就像上回他出兵宁王,将我们这些女人全部休掉一样。”程程道。

  “二夫人聪慧,我知道,今天我干的事,若是做的不好,那是掉脑袋的事,我不想连累你们。”

  “上次相公出兵休妻,也是不想连累我们,这次我想也是这样。相公,有什么事,我们一起来面对,这样不行吗?”

  “我说你是女强人,天不怕地不怕,但是这件事比起你们经商来,难上千万倍,我不想因为这事而让你们也掉了脑袋。”

  “你让我们上哪儿去?”程程问道。

  “还是我先前说的地方,贵州。”

  程程摇摇头,道:“你不去,我也不去。”她是铁了心,王老虎在哪里,她就在哪里?

  白裙女子道:“相公,你不怕,我们也不会怕,我们在府里等你回来。”

  王老虎看了一眼白裙娘子,虽然她蒙着脸,看不清她的容貌,但是他仍可以想像出她俏丽的面容。

  “好吧,既然 你们不想走,我也不赶你们,我们夫妻就有难同当了。不过,我告诉你们,如果这事出现了危机,我还是会让人送你们出京。”

  “相公……”程程刚想说什么,却被王老虎打断,“二夫人,这件事你听我的,你们是我在大明的牵挂,遇上你们是我今生最大的幸事,你们有事,我会不安心,明白吗?”

  “我看近几日,来京城的人很多,也有各地的官员陆续到来,京城究竟要做什么事?”白裙娘子问道。

  “皇上要开庆生大典。”王老虎道。

  “庆生大典?这与相公要做的事有什么关系吗?”白裙娘子问道。

  “你是想在庆典上杀皇上?”卞程程道。

  “万万不可。”白裙 娘子一听道。

  “为什么不可以?“王老虎道。

  “相公,你真的要去刺杀皇上?”程程问道。

  “我现在做的事就与刺杀皇上一样危险,做的不好,是掉脑袋的。”王老虎道,“这次庆生大典,只是为饵,我们要做的是助皇上斩杀奸臣。”

  “相公,这么危险,让我帮你吧。”白裙娘子道。

  “府上更需要大夫人,我的一家老小就拜托给你了。”王老虎道。“如果我们任务失败,锦 衣卫定不会放过我,到时,请大夫人务必带大家离开这儿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白裙娘子知道了这事,要答应王老虎有些犹豫了。

  程程道:“我要相公亲自回府带我走,否则我哪儿都 不去。”

  王老虎也没子说服卞程程,没有想到,卞程程扭起来是这样扭,“好,好。今天我们在这里的谈话千万不要告诉其他人,府上有内奸。”王老虎轻轻地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她们两人。

  刘谨房。

  “什么,你说什么,丁贵仁不见了踪影。”刘谨气急地道。

  傅文在边上道:“我们的人四下找也没有找到,他真的将丁贵仁说服,让他离京了。”

  “原来这个消息是真的。”刘谨道,“不过,我相信丁贵仁还在往京城来,这些消息都 指向京城,王老虎,丁贵仁合起伙来,要干一件大事。”

  “千岁爷,我们已经得到这样确切的消息,何不将他王老虎先抓起来。”

  “打蛇打三寸,这件事我想没这么简单,王老虎是在皇上的授权下干的事,我要让王老虎动,他想动多响就多响,皇上想靠他一个外人来干事,我要让他知道

  ,无认是谁都 救不了他,只有我,才能助皇上!”

  “是,千岁爷。”

  “你的人给我实实地盯着涌进京城的不明人员,还有庆典周边给我好好排查,布置好自己的人。”刘谨道。

  “是,千岁爷。”

  王老虎书房。

  “锦 衣卫突然加大了对豹房的守卫,不光外边的人进不去,里面的人也出不来。”冯升说道,“看样子,他们好像是发现了什么。”

  王老虎叹了口气,道:“我们与豹房的联系完全 隔断了,不知里面的情况,这件事只能依照原来制订的方案进行。”

  “公子,这件事还有机会。”冯升道,“现在虽然锦 衣卫看的严实,但是到了皇上出豹房的那一刻,里外又会打通,这时我们可以来个里应外合。”

  “好。我们要从豹房开始,开始我们的反击之程。”

  “永定门怎么办?”冯升问道,“三大营的禹安将军答应了我们的要求,会助我们抵住三大营。”

  “永定门还是要让人守上,我怕到时候会出意外,毕竟他手上的人马不多,永定门是三大营入城的必径之路,是我们拦住他们的第二道 防线。”

  离庆典是越来越近,紧张的氛围就越来越浓,虽然表面之下还是那样的平静。来京城的人越来越多,都是为庆典而来,全大明已经发布了庆典信息,时间紧,时间急,得到消息的一些各地的王,还有官员也是马不停蹄地赶来。

  王老虎府。

  这是庆典的前夜,王老虎心情不能平静,他站在厅上,看着外面的夜色,对于明日的大决战,他仍感到迷惘,他从来没 有这样迷惘过,这次决战关系 到自己的生死,也关系到他们一家子。

  冯柳儿,卞程程看着面前的王老虎。

  “夫人,你们看这月色是多么美,宁静的夜晚,月色就特别的美。”王老虎道。

  卞程程知道 王老虎是在说什么,她凭着女人的第六感官,知道真的有事要发生了。“相公,一切顺其自然。”

  王老虎看了看卞程程,还有现在还不知情的冯柳儿,道:“程程,你现在怕吗?”

  卞程程摇了摇头。

  冯柳儿道:“你们俩怎么回事,今天吃晚饭开始,你们俩 就神神秘秘地。”

  “夫人,我们俩 这是在聊天呢?”王老虎道,“我平时公务太繁忙,和你们说话的时候少,今天,我想和大家说说话。”

  “原来在杭城的时候,相公虽然忙,但也是有聊天的时候,京城的官真是不一样。”冯柳儿道。

  “姐姐,等过了明日,相公就会空下来陪我们。”程程道。

  冯柳儿表示 不相信,道:“相公在京为官,我相信就不会空下来。”

  “夫人可能要猜 错了,明日这后,我却是真想空下来,你看北方的天天气冷的要冷,我向皇上请假,回泰利去过年。”王老虎道。

  “这主意不错。”冯柳儿道。

  “我有时在想,夫人嫁到了我王家,有些埋没了夫人的才能。”

  “说什么话呢?我对这些也不算很精,只是父亲 让我学,所以学了一些,功夫我也是学了一些,两者不算学得怎么样。”冯柳儿道。

  卞程程知道 明日王老虎的危险,在听着王老虎的话后,眼睛总是感到有些湿湿的。“我们可是都 记着相公说的话,明日后,相公会陪我们。”

  “妹妹,你可别把相公的话当成真的一样,瞧把你感动的。”冯柳儿道。

  “姐姐,相公说的每一句话我都 信。”

  王老虎看着卞程程,心里就更愧疚了,他知道,除了她之外,还有其他几个女人在等着他,明天,他不能有事。

  刘谨房。

  此刻的他也有种莫名的感觉 ,面对明日的庆典,他知道有事发生,很有可能就是与王老虎的开撕之战,两人表面上的和睦即将被撕碎,谜底要撕开,他不知是兴奋,还是难过。王老虎,这个他看重的人才,表面归顺自己,却是在暗里做着与他做对的事,他有些伤心,从来没有人让他有这种感觉 ,他不是个爱英雄的人物,但是面对全才的王老虎,他还是有些割舍不下。当然,他还有另外一层原因,这大明之下,他是主子,为什么王老虎就是不愿归顺自己,要来反他,这是他伤心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夜,还是原来的夜,只不过在今夜之后,有些事将被打破。

  王老虎府。

  几位夫人应该去就寝了,锦 灵为王老虎端来了洗脚 水,道:“公子,洗脚水端来了,我给你洗脚吧。”

  王老虎坐在椅子上,看着锦 灵将自己的鞋子脱去,王老虎道:“锦 灵姑娘,我一直拿你视一家人。不知你有没有将我看成一家人?”

  锦 灵脸一红,道:“锦 灵不知公子说什么。”

  锦 灵将王老虎的脚放入脚 盆中,清澈的水冒着一些热气,没过了王老虎的脚 。“你知道我曾经有一个红颜知已,她的名字叫如意,对于你,我的感情就像对如意一样,对她,我有着很多的亏欠,所以……”

欢迎大家访问:梅子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63books.com/book/40731/785/